KANSAI UNIVERSITY
  • Home
  • Contact Us
  • Access
  • Campus Map

關西大學文化交涉學教育研究中心-日本文部科學省Global COE Program

中心簡介

文化交渉學概述

文化交涉學示意圖 我們所開創的文化交涉學是一個新的學術領域。它突破了以往以國家或民族為分析單位而設定東亞這樣一個具有某種統合性質的文化綜合體,關注其內部所發生的有關文化的形成、傳播、接觸以及變遷現象,從綜合性的立場出發以多元化的視角對文化交涉的整體形態進行闡釋。關西大學以日中交流史為研究中心的文化交流史研究已積累了豐厚的研究成果,而文化交涉學力爭把該文化交流研究擴展建構成更廣泛的學問體系。
   以往的文化交流研究,主要積累了針對各個別專門領域的文物及制度所進行的事例研究。雖然對語言、思想、民族、宗教、文學、歷史等各領域進行個別敘述而積累了一定的成就,但對把握文化交涉的全貌所需要的方法論方面的考察仍然是個未開發的領域。這也恰恰反映出現代人文研究的現狀,即把同一事物作為研究對象卻缺乏與其他學問領域的接觸而失去了研究的整體性。
另外,以往的文化交流研究的前提是以國家為單位的研究框架。例如日中交流史的研究現狀就是在兩個國家之間的文化交流這個框架中進行。這其中,即使是兩國間的研究,其中的個別研究仍被日本和中國的國家概念所限制,超越國境的綜合性研究組織和研究領域尚未形成。東亞世界雖然已有超越國家概念的東亞文明、東亞文化圈這樣的概念的存在,但是這種無任何批判地以文明論•文化圈為前提的研究,把東亞作為文明•文化的中心而簡單的把其設定為高度文明的思維,仍未脫離“文明—未開化”以及“ 中心—周邊”的模式。為此,本來是雙向進行的文化交流的本質被忽略,對中國和周邊國家關系的理解也好似水從高處流向低處一樣,始終未能脫離“文化從中國向周邊的國家的傳播”這樣單方向的理解模式,因而對文化接觸多樣性的把握也呈現出單調平板的特征。
   對于這樣的東亞文化研究,文化交涉學是延續以往的文化交流研究成果并將其發展成更高層次的學問研究領域。為了實現這個目的,必須突破以國家以及學問領域為分析單位的研究框架。文化交涉研究包含的主題是多種多樣的,作為總體的研究主軸,我們設定了“從媒介中透視文化交涉的各個層面”“文化接觸及其影響的地域性”“他者眼中的文化全貌及文化認同”等課題。
   此外,這次以東亞為對象的研究項目并不固定地設定文化中心。對一個國家、一個地域文化的研究也不采取將其與他者分離而孤立進行研究的方法。為了從被限定在對一個國家的文化研究或一國對另一國的文化研究藩籬中脫離出來,要求將東亞界定為通過不斷的文化接觸的連鎖反應的結果而構筑成的復合體,然后從人文學的各種觀點對其重新闡釋。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完全理解東亞文化交涉的多樣性,從而使以往的東亞世界的文化全貌煥然一新。這種嘗試是現代東亞文化研究最重要的文化研究方式。

返回頁首

籌建中心的目的

 本中心力圖在本校獨具特色的以中日交流史為中心的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構筑一個全新的學問領域“文化交涉學”并力爭培養掌握上述研究手法的年輕學者。本中心的發展目標歸納為以下三點:

  1.培養能以多元化視角把東亞世界作為一個在多對多的關系之下交織而成的文化復合體從事研究并能向國際學術界傳遞信息的獨立的年輕學者。

  2.突破以往兩國間關系或是學科領域之間的文化交流研究,創造新的學問領域----“文化交涉學”, 通過對具體的事例的研究來探求其理論和方法。

  3.將各國獨自進行的文化交流研究、對外關系史研究等聯合成國際性研究網絡,引領東亞各地域的文化研究,構筑擁有固定的“國際學會”的研究體系。

返回頁首

中心構成

 作為人才培養機構,改組本校研究生院文學研究科,于2008年4月開設了新的學科“文化交涉學專業•東亞文化交涉學專修”。同時,作為包括研究活動在內的全球化COE計劃的實施機構,設立了全體項目推進擔當人員及后援人員(客座教授、助教、特別研究員、PD)所從屬的“文化交涉學教育研究中心”。此外,為了建立校內相關部門的支援體制,成立了以校長作為議長的“Global COE運行協議會”,以最短時間對各種事務做出決定及與全校協調,對本項目的進程加以管理并提出相應的建議。

返回頁首

研究活動

 我們所開創的文化交涉學是一個新的學術領域。它突破了以往以國家或民族為分析單位而設定東亞這樣一個具有某種統合性的文化綜合體,關注其內部所發生的有關文化的形成、傳播、接觸以及變遷現象,從綜合性的立場出發以多元化的視角對文化交涉的整體形態進行闡釋。為構筑這門新學問的方法論,也為了統和中心的全體研究活動,設立了由中心全體人員組成的“文化交涉學創生部會議”,其下設4個地域研究班。

兩個越境
  以往的文化交流研究體系,主要是積累了對語言、思想、民族、宗教、文學、歷史等學科的事例研究而形成的。并且長期以來,以國家為單位的研究范圍被作為前提,例如中日文化交流研究中的某些個別研究也會分別受到日本與中國這兩個國家概念的限制。
   文化交涉學是在這些文化交流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把它們提升至更高層次的學問研究而設立的平臺。作為研究方法,避免固定地設定文化中心,也不采取將一國或一個地區的文化與其他文化孤立開來而進行研究的方法。而是將東亞放在多對多的關系中加以解析,將東亞界定為通過不斷的文化接觸的連鎖反應的結果而構筑成的復合體,而從人文學的各種觀點對其重新闡釋。這是以東亞為研究對象的文化交涉學所肩負的使命。

研究的關節點
  超越以國家和學問領域為分析單位的研究框架,作為包括多種的文化交涉事項在內的廣泛研究的主軸,本中心擬定了以下3個研究框架。
1.通過媒介透視文化交涉的各個層面
   “人”、比如個人或集團,“物”、比如典籍或交易品,或是船舶等交通手段、交易路線、以及規定以上諸項的國際環境等,都是研究的對象,范圍相當廣泛。本中心并不只是從各專門領域中對這些事例做個別研究,而是注意把其放到“東亞”這個大環境中去綜合分析和研究。

2.地域間文化接觸及其影響
   在東亞范疇內設定一個特定的區域,并在研究過程中把該區域的文化交涉與其它區域的文化交涉相比較。設置“東北亞”“亞洲沿海”“亞洲內陸”“亞洲域外 ”四個區域研究班,以這些區域各自與中國文化之間的關系作為目前的共有課題,同時對各地區文化在東亞這個整體中的定位問題進行共同研究。

3.他者眼中的文化全貌及文化認同性的形成
   認識自畫像與他人所畫的肖像之間的差距,同時分析對他人的認識和自我文化認同性的形成之間的關系。這些都是考量異文化接觸時必定涉及到的問題,也是本計劃以把東亞視為文化復合體來進行研究不可或缺的視點。

信息傳遞
  研究成果以紀要的形式發表,而校外通訊將介紹日常的活動報告。通訊不僅有日語版,同時發行英語、漢語等多種語言的版本。此外,介紹本中心的各項活動與專業的內容等的網絡主頁也備有日、英、中(簡體、繁體)、韓語4個版本,同時還將建立并公開可供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使用的檔案庫。

返回頁首

中心組織圖

 中心組織圖

返回頁首